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澳门官方唯一指定网上赌场 > 正文

2001 年时,米卢为什么能带领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世界杯预选赛出

时间:2016-10-20 23:06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 admin   点击:

这个问题问的是米卢,那就讲一讲这位大叔吧,这位中国国家队历史上唯一一位算得上是team manager的大叔。

2001年的成功,牌面实力不用多说,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,中国男足只有在FM或者PES里才有可能达到世纪初(00到05年)的水准。

其实纵观20世纪末,中国男足一直都是亚洲区世界杯名额的有力竞争者,但每次都倒在了一些主观因素之上。2001年的成功与其说是米卢快乐足球的胜利,倒不如理解成一种水到渠成,只不过米卢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承接的角色。90年代多次冲击世界杯与奥运会的失败还有96、00两届亚洲杯的经验教训,其实都在为中国足球暗暗蓄了一股力气。而这股劲,在02年世预赛的赛场上,来得恰到好处,并且一气呵成。而让这股劲能使出来的,正是这位为了120万美金年薪来华的白发大叔。

冲击韩日世界杯的道路其实并不平坦。我还记得国足踢马尔代夫的比赛,马尔代夫一群半职业球员逼得国脚们仅仅一球取胜,当时国内几个聊球的论坛都翻了天了,和今天微博、虎扑、贴吧数落国足的势头差不了多少。而进入十强赛之后,大家都说国足好签不一定出线,后来国足的表现,大家也就知道了,这可能是中国足球史上踢得最好的一系列预选赛。

常有人说那一届国足能出线,和韩日自动晋级关系非常大。其实扣掉韩日的名额,亚洲区也只剩下2.5个,以当时国足的水平(亚洲准一流),其实还是有点悬的。如果放在97年、93年,施拉普纳或者戚指导的国足,或许签运再好也会莫名其妙倒下,而米卢的作用这时候也体现了出来,那就是让国脚们发挥出自己的水平,调整好国脚们的心态。记得看过一篇报道,米卢训练闲暇还经常去了解国脚们喜欢听什么歌,第二天就买来磁带,休息的时候放给大伙儿听。我觉得很难评价一个教练的技战术水平高低,但是纯粹说米卢这个人,他确实是个好教练。

现在的球迷可能不知道,米卢刚上任时的风评并不如另一位洋帅,鲁能的桑特拉奇。可能是施大帅和霍大帅“珠玉在前”,当时的球迷觉得桑尼有经验,更懂中国,比米卢更适合担任国足主帅。足协为此挨了不少的骂,但是事后证明这120万美金,花得值。

米卢有一句话,一度被中国的足球人奉为圣经:“全世界的足球都是一样的”。这句话今天很简单,也很好理解,但对于当时的中国足球而言,这却是一个比较新的说法。米卢之后也用行动告诉国人,中国人想成功,方法和全世界的足球队一样,打好每一场比赛,才能最大程度淡化场外因素或者队内的不和。

只不过在当时的球迷眼中,始终对米卢怀揣着一种不信任。00年亚洲杯,国足的表现已经堪称精彩,但由于在三四名决赛输给了韩国(小组赛逼平),米卢自然就成了球迷们质疑的对象。球迷们赋予了这场比赛特殊的意义,而米卢面对的仅仅是一场无关紧要的三四名决赛,内心期望的不对等直接导致了球迷与足协对米卢不信任的加深。而这样的不信任在米卢的执教过程中不断增长,以至于郝海东都在国家电视台公然发话,希望米卢下课。

不过尽管活在这样的不信任之下,米卢还是可以不慌不忙地带领国足去取得或大或小的进步,这一点是相当可贵的。无论是专断的施拉普纳,还是心理素质差到需要接受治疗的戚务生,都没办法做到不慌不忙地执教一支球队,但米卢做到了,而且压力并不比这二位爷来得小。这二位爷,包括更早的曾雪麟指导,至少都有足协、媒体、国脚们的鼎力支持,但米卢面对的却是全方位的质疑。而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米卢竟能让国脚们把比赛踢好,个中自然有国脚们的功劳,但不可或缺的是米卢关键的承接作用,而这种承接作用,这种调兵遣将恰到好处的精妙,此后没有一位教练,可以复制。

关注过01年十强赛的朋友都知道有个叫做中方教练组的存在,米卢并没有视其为威胁,而是主动希望建立比较好的沟通关系(虽然中方教练组似乎并不领情),相比之下,卡马乔直接搬来了一整套的西班牙团队,也许确实也有他的想法,但这似乎还真没法解决问题。米卢并没有摆出一副施拉普纳那样的高姿态,他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助理教练,也正是因此,他能看到、算到的东西,可能也是最多的。

我们怀念米卢,其实更多时候怀念的只是一种态度、一种理念。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态度,他让我们知道了原来国家队主帅不仅仅可以是一个coach,更可以充当manager的角色,他让我们看到了四平八稳前进有多不容易,他也让我们懂得了一个道理,用心踢每一场比赛是1,其他的东西,都只是0。中国足球有太多的0了,而米卢终于带来了这个1。

可惜米卢旋风很短,仅仅两年就离开了这片土地。庆幸的是米卢的痕迹仍在,留下的经验,后人依然可以学习、琢磨。国足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,希望这条路能越走越宽吧。

明天睡醒继续补充……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152824.com/aomenguanfangweiyizhidingwangshangduchang/1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